<span id="wbxcf"></span>
    <center id="wbxcf"><wbr id="wbxcf"></wbr></center>
    <span id="wbxcf"><noframes id="wbxcf"></noframes></span>
    1. <span id="wbxcf"></span>
    2. <optgroup id="wbxcf"></optgroup>
    3. 作者:譚一泓 ■ 見習記者 倪思潔 來源: 發布時間:2014-7-30 16:46:3
      院士專家工作站讓我更有動力
      ——訪中國工程院院士孫燕

       
      2014年4月的最后一天,國內第一部黃芪專著交稿。作為這本專著的主編之一,中國工程院院士孫燕對付梓滿懷期待。他說:“這部書既有傳承,又有創新;既有現代醫學方法,又有對古代醫學的傳承,在中西醫結合領域將會產生影響。”
       
      這部書是孫燕與北京京衛燕康藥物研究所有限公司以院士工作站為紐帶培育出的成果之一。
       
      孫燕常年從事腫瘤內科的臨床治療和實驗研究,身兼中國癌癥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WHO癌癥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等數職,早已是內科腫瘤領域的泰斗之一;貞浧鹱约号c藥企合作的半世情緣,孫燕的心中感慨萬千,這其中,最令他感慨的是以院士工作站形式的合作。
       
      “院士專家工作站的建立,讓我更有動力了。”在接受采訪時,孫燕說出了肺腑之言。
       
      懸壺濟世“文革”路
       
      2012年新春佳節前,孫燕在甘肅定西拿了個獎——“‘感動甘肅’十大隴人驕子特別獎”。這個“感動甘肅”獎,讓孫燕很感動。
       
      這份感動,要追溯回“文革”時期。
       
      1970年春天,依照關于醫療衛生改革的“626指示”,孫燕帶著全家人落戶甘肅定西。就在這片當時窮得出了名的山區,孫燕卻收獲了快樂。
       
      與一些扎根定西的醫療工作者一起,孫燕被安排在定西地區醫院工作;貞浧鹜,孫燕感慨地說:“那時,我們利用所學的知識,成功搶救了很多危重病人,很快就融入到定西了……”
       
      當時,有一位一個月左右的孩子染上了嚴重的肺炎,送到醫院時,連呼吸都沒有了。在孫燕的努力下,孩子愣是被救活了。為了感謝孫燕,孩子的父母將孩子改名“敬燕”。30年后,為年過八旬的孫燕頒發“感動甘肅”獎的,正是這位曾在孫燕手中起死回生的孩子。
       
      在定西,孫燕收獲的不止是這份因懸壺濟世得來的感恩。令他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貧困的山區,竟有著富裕的黃芪資源?粗滟F且藥效極好的黃芪被藥農們成擔成擔地以柴火價出售,孫燕的心里倍感惋惜。
       
      于是,早在上世紀70年代,孫燕就作出了與藥企合作的決定,最終與甘肅扶正藥業聯合研制出我國第一代純中藥抗腫瘤藥物——貞芪扶正沖劑。
       
      一片癡心寄黃芪
       
      1979年,作為我國第一批訪問學者,孫燕被安排到美國M.D.Anderson腫瘤中心工作。不過,這讓孫燕覺得有點“吃虧”。他回憶說:“我一直是在做臨床工作,臨床工作經驗是很豐富的,因此,連他們的教授都要請我去做客座教授。” 恰值此時,時任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院長的吳恒興訪問美國,帶了6種中藥,其中就有黃芪。于是,孫燕就在美國作了黃芪等中藥的研究。說到這里,孫燕笑了,他說:“實際上也讓美國學者認識到了中藥對免疫功能的調節作用。”
       
      此后,孫燕還以黃芪為主原料,研制出固元顆粒。正是這個第二代的、純度較高的藥物,促成了孫燕與京衛醫藥科技集團以院士工作站為紐帶的結合。
       
      醫者仁心。對于孫燕來說,最痛苦的事,莫過于對病人愛莫能助。“有的病人到我這兒來之前,吃的是烏七八糟的藥,錢都花光了,病卻拖到晚期。我能怎么辦?我不是慈善家,也沒有那么多資本去救他。這讓我心里很痛。”孫燕感慨地說,“我們掌握著科學前沿的知識,希望能夠通過院士工作站幫助企業走正道,開發出最好的藥,治病救人。正道發展了,邪門歪道就沒有路了。對老百姓來說,也避免了上當受騙。”
       
      初衷只為育桃李
       
      與京衛燕康研究所以院士專家工作站的形式開展合作,并非孫燕參與的第一個院士專家工作站。他接觸的第一個院士專家工作站是河南鄭州大學附屬醫院的院士專家工作站。
       
      上世紀60年代,這所醫院里的博士生導師還屬于稀缺資源。當時,鄭州大學為了多培養高水平博士,聘請孫燕做客座教授。
       
      鄭州大學附屬醫院的院士專家工作站成立后,孫燕自然成了駐站院士,他的主要任務就是推動附屬醫院腫瘤專業的成長,幫他們培養博士生。
       
      85歲高齡的他微笑著告訴記者:“現在他們已經培養出了自己的博士生導師,我現在的工作就是每年在學生答辯前去一兩次,同時給院里的腫瘤工作提一些建議。實際上他們絕大多數腫瘤專業的人都在我這里進修過,都是我的學生,所以我就可以把我們的經驗,不斷地傳承下去。”
       
      與在鄭州大學附屬醫院院士專家工作站的工作不同,在北京,借助京衛醫藥科技集團院士專家工作站平臺,孫燕將主要精力放在了科研上。5年來,孫燕與京衛醫藥科技集團聯手,成功開展了抗腫瘤臨床免疫學研究,獲得了獲取生物技術多肽及單體藥用研究等多項成果。
       
      院企攜手共發展
       
      “從國家政策來看,科研院所和企業之間,上下是通的,陽春白雪和下里巴人是相結合的。過去,我們看不起藥廠,但現在,我們要幫他們走正道,讓大家高水平地結合。”孫燕說。
       
      貞芪扶正沖劑、貞芪扶正膠囊、扶正女貞素、固元顆粒……孫燕研究出的許多中藥制劑獲得了專利,并保持暢銷勢頭,其中貞芪扶正膠囊和顆粒被納入了我國基本藥物名單。
       
      在孫燕看來,這與“產學研”的結合有密切關聯。由于經常跟藥廠和病人“打交道”,成果轉化并未對他造成困擾。他表示,“我的研究成果很容易就能轉化成實踐的成果”。
       
      孫燕說:“院士專家工作站的建立,讓我在成果轉化方面更加有動力了。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創意,它是一個正式的機構,有明確的目標,讓院士能更好地發揮他的作用,我的工作也名正言順了。” ■
       
      在孫燕看來,“院士工作站”的形式是兩個“中央精神”結合的成果。
       
      “一個是國家開始注意創新了,將創新作為發展的重要部分,另一個是工程院開始鼓勵院士與企事業單位的結合了,注重把科研成果轉變成生產力,呼吁科研人員不要整天窩在實驗室里工作,要真刀真槍地去做。”孫燕說。
       
      孫燕希望院士工作站的工作能夠推進得更快一些。他說:“到我這個年紀,已經沒有那么多時間磨蹭了,我希望能快點出成果,能讓我看得見病人用上我的藥。所以我覺得院士工作站應該加強、擴大,再多些人才投入。”
       
      《科學新聞》 (科學新聞2014年7月刊 風采篇)
      發E-mail給:      
      | 打印 | 評論 |
      天天干天天射天天交,天天干天天射综合国产,插韩国妞免费在线视频,国产操逼毛片,
      <span id="wbxcf"></span>
      <center id="wbxcf"><wbr id="wbxcf"></wbr></center>
      <span id="wbxcf"><noframes id="wbxcf"></noframes></span>
      1. <span id="wbxcf"></span>
      2. <optgroup id="wbxcf"></optgroup>